中圖網(wǎng)文創(chuàng  )禮盒,買(mǎi)2個(gè)減5元
歡迎光臨中圖網(wǎng) 請 | 注冊

包郵 自然之子

“生命的彩虹”系列之《自然之子》兒童文學(xué)三部曲,講述了人與動(dòng)物之間的友誼,敢于堅持自己的選擇等故事。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出版時(shí)間:2018-07-01
開(kāi)本: 32開(kāi) 頁(yè)數: 332
本類(lèi)榜單:少兒銷(xiāo)量榜
¥23.8(3.4折)?

預估到手價(jià)是按參與促銷(xiāo)活動(dòng)、以最優(yōu)惠的購買(mǎi)方案計算出的價(jià)格(不含優(yōu)惠券部分),僅供參考,未必等同于實(shí)際到手價(jià)。

中 圖 價(jià):¥23.8(3.4折)定價(jià)  ¥69.0 登錄后可看到會(huì )員價(jià)
加入購物車(chē) 收藏
暑期大促, 全場(chǎng)包郵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shū)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有塑封/無(wú)塑封),個(gè)別圖書(shū)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xiàn)標記、光盤(pán)等附件不全詳細品相說(shuō)明>>
本類(lèi)五星書(shū)更多>

自然之子 版權信息

自然之子 本書(shū)特色

大師級作品。已故塞爾維亞文學(xué)家迪波爾·賽凱爾兒童文學(xué)三部曲,中文版首次出版。 權威譯者。譯者為國內世界語(yǔ)權威,對作者及其作品有專(zhuān)門(mén)的研究。 絕美插畫(huà)。內含30余幅匠心獨具的鉛筆素描插畫(huà),隨書(shū)附贈精美海報。插畫(huà)師畢業(yè)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作品在國內多次獲獎。 裝幀精美。內文100克純質(zhì),四色印刷,匠心打造,給家長(cháng)和孩子美好的閱讀體驗。

自然之子 內容簡(jiǎn)介

本書(shū)是一套兒童文學(xué)作品,是塞爾維亞世界語(yǔ)作家迪波爾?賽凱爾《生命的彩虹》系列之《自然之子》兒童文學(xué)三部曲。
《庫麥瓦瓦:叢林的兒子》描寫(xiě)了巴西印第安人的生活,表現了人與動(dòng)物之間的友誼!杜恋卢敚汉愫拥呐畠骸访鑼(xiě)了印度偏遠山區農家女孩帕德瑪如何在一次節日的活動(dòng)中有幸觀(guān)賞了舞蹈家的演出,并愛(ài)上了舞蹈的故事!惰F木真:大草原的兒子》講述了馳騁在草原、歷經(jīng)劫難、自強不息的男孩鐵木真,后來(lái)成長(cháng)為蒙古草原上的大汗的故事。

自然之子 目錄

《自然之子.大草原的兒子鐵木真》
1.蒙古人秘史/1
2.來(lái)了兩個(gè)騎馬人/13
3.草原定親/23
4.塔塔爾人的報復/32
5.木枷/44
6.灌木叢中的云雀/56
7.追蹤盜馬賊/63
8.改變歷史的蒙古袍/75
9.三人結盟/85
10.草原的雄鷹/93
11.尾聲/98

《自然之子.叢林的兒子庫麥瓦瓦》
1.印第安人的自我介紹/1
2.跟庫麥瓦瓦去打魚(yú)/12
3.水中的驚奇/24
4.營(yíng)地篝火/32
5.尋找烏龜蛋/43
6.原始森林里*兇猛的動(dòng)物/54
7.大戰犰狳/66
8.叢林里的*后一夜/76
9.人與動(dòng)物之間的友誼/86
10.庫麥瓦瓦喜歡蜂蜜/91
11.印第安式告別/97

《自然之子.恒河的女兒帕德瑪》
1.與幽靈相遇/1
2.馴蛇人/20
3.盛彩的春節/30
4.神的傳說(shuō)/49
5.婚禮/58
6.發(fā)現新幽靈/65
7.山洞里的聲音/75
8.村中的恐慌/84
9.故事活了起來(lái)/93
10.城里來(lái)的客人們/99
展開(kāi)全部

自然之子 節選

迪波爾?塞凱爾——大自然的兒子
帕威勒?穆拉德諾維奇*

我喜歡讀一些探險家的游記并研究他們的生活和作品。一年前,我的注意力獨屬迪波爾?塞凱爾,我一直在讀他的書(shū)。
這位從不疲倦的探險者、 作家和世界公民,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1912年,迪波爾?塞凱爾出生在斯洛伐克的村莊斯皮什卡?蘇波塔——當時(shí)還屬于奧匈帝國。從童年時(shí)代起,他就夢(mèng)想著(zhù)到遙遠的國度并開(kāi)始研究世界地圖。一次,他的父母在花園的深處找到他,而他當時(shí)正在試圖從地心挖一條通往美洲的路。后來(lái),他跟著(zhù)父母搬到了巴耐多,在那里度過(guò)了他的童年。他在尼克希其上了中學(xué),隨后又在薩格拉布大學(xué)攻讀法學(xué)專(zhuān)業(yè)。在中學(xué)時(shí),他已經(jīng)開(kāi)始喜歡登山,曾經(jīng)徒步穿過(guò)黑山共和國。1939年,他離開(kāi)南斯拉夫到了阿根廷。在阿根廷,他學(xué)會(huì )了西班牙語(yǔ),成了名記者,并結識了著(zhù)名的登山家林克。1944年,他們一起征服了阿空加瓜峰(約7 000米)。但是有幾個(gè)探險隊員在此次登山中失蹤了。賽凱爾和兩名隊員幸免于難,之后,他把這次經(jīng)歷寫(xiě)成了一本書(shū)——《阿空加瓜的風(fēng)暴》。
這本書(shū)他用兩種語(yǔ)言寫(xiě)成——世界語(yǔ)和西班牙語(yǔ),兩種文本都成了暢銷(xiāo)書(shū)。后來(lái)有出版商資助他,與他簽訂合同,要他寫(xiě)一本關(guān)于探險的書(shū)。
后來(lái)他的探險直指巴西不為人知的原始叢林。那是1948年至1949年的事情。在這次旅途中,他探訪(fǎng)到食人部落圖帕里,在那里待了4個(gè)月。
探險的同時(shí),賽凱爾還從事考古和人類(lèi)學(xué)研究。在危地馬拉,他研究了墨西哥的瑪雅文化和秘魯的印加文化。他發(fā)現了一個(gè)傳說(shuō)中的印第安美麗古城。他走進(jìn)亞馬孫流域,根據之前的登山和探險經(jīng)驗,成功地穿過(guò)死亡之河,并通過(guò)了好戰的沙旺多人的領(lǐng)地,收集到許多關(guān)于這個(gè)地區的地理數據。
在20世紀50年代,賽凱爾回到南斯拉夫,開(kāi)始住在貝爾格萊德,之后的幾年他又去了亞洲探險。他在印度待了4年。不管在哪里,他都會(huì )在當地建立世界語(yǔ)協(xié)會(huì )。他還去了非洲,登頂乞力馬扎羅——非洲大陸*高的山峰。他的一生中精于多種專(zhuān)業(yè)。他是探險家、作家、考古學(xué)家、畫(huà)家、雕塑家、導演和記者。他可以使用20種語(yǔ)言。1972年,他停止了在世界各地的探險。在蘇博蒂查博物館任職的經(jīng)歷和他的探險給他帶來(lái)了許多的回報,他是英國皇家地理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
他的代表作品是《阿空加瓜的風(fēng)暴》《闖過(guò)印第安人家園》和《征服大山》。
迪波爾?賽凱爾是真正的大自然的兒子。他為科學(xué)而生, 一生都在探索未知的大自然。

◎內文節選
3.盛彩的春節
“印度的冬天并不太冷,只不過(guò)比一年中其他季節稍微涼爽一些,因此不像其他地方,這里萬(wàn)物復蘇的季節并不只是春天!
“是的,我知道,”帕德瑪說(shuō),“你告訴過(guò)我,在你們那里冬天會(huì )下雪!
帕德瑪和本德大叔的這次談話(huà)并不是沒(méi)來(lái)由的。這些天來(lái),村子里的人都在全力以赴地準備過(guò)“好利奧”——春節,這個(gè)節日標志著(zhù)春天的開(kāi)始。村里所有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在為過(guò)好這個(gè)節忙碌著(zhù)。有人忙著(zhù)從各家各戶(hù)收集一些柴火,到時(shí)會(huì )在村中央架起篝火;有人忙著(zhù)打掃、整理或粉刷房屋;有人忙著(zhù)準備各種粉料和稀料,節日的娛樂(lè )活動(dòng)中會(huì )用到。村中好不熱鬧。
除夕夜,康達普爾村的全體村民都聚集在村子中央的篝火旁,篝火在黑暗中熊熊燃起,意味著(zhù)“好利奧”的開(kāi)始。當火燃燒到*旺的時(shí)候,庫瑪爾拿出了他帶來(lái)的彩色大紙人,這是他和村里的一些男人用好幾天的時(shí)間扎起來(lái)的。他們先是抬著(zhù)彩紙人圍著(zhù)篝火走了一圈,然后在大家的掌聲和孩子們的歡呼聲中把紙人投到熊熊大火中,這時(shí)大家一起高喊:“邪惡死吧!”“病魔離開(kāi)!”“壞事不做!”因為印度傳統習俗認為,用火燒掉紙人,可以驅除世上的一切邪惡。所以,大家尤其是老人們在看到大火一點(diǎn)一點(diǎn)地把大紙人和扎制紙人用的架子一起吞噬時(shí),心里感到極大的滿(mǎn)足。孩子們在篝火邊高聲大喊著(zhù)跳來(lái)跳去,開(kāi)心極了。
在篝火邊的“好利奧”啟動(dòng)儀式延續的時(shí)間并不太長(cháng),當篝火漸漸熄滅的時(shí)候,老人們開(kāi)始起身散去。不一會(huì )兒,孩子們也都散了。大家各自回家睡覺(jué)。
第二天早晨,當陽(yáng)光鋪滿(mǎn)整個(gè)村莊的時(shí)候,每家每戶(hù)的屋子里都傳出歡快的聲音。男人穿上干凈的襯衫,女人披上漂亮的紗麗,每個(gè)人的臉上都洋溢著(zhù)喜悅。
本德大叔對民間節日非常感興趣。他走到大街上,發(fā)現已經(jīng)有許多村民在這里了,大家每人手里都拿著(zhù)一樣東西——水壺、水桶或瓶子什么的。
本德大叔驚奇地發(fā)現,男人開(kāi)始互相往對方身上撒一些紅色的粉末。突然,一個(gè)男人向另一個(gè)男人臉上潑灑綠色的液體顏料,沒(méi)有防范的一方發(fā)現襯衫上也被染上了顏料。接著(zhù),從水桶里、水壺里或瓶子里潑灑出來(lái)的藍色、黃色液體也潑到了他的身上。半個(gè)小時(shí)后,所有男人、女人和孩子們從頭到腳都變得花花綠綠的了,無(wú)人幸免。沒(méi)有人去躲避朋友、鄰居或是什么人往自己身上潑灑各種顏色的液體。
看著(zhù)這個(gè)瘋狂的場(chǎng)面,兩個(gè)年輕人走到本德大叔跟前,趁他不注意就往他身上潑灑顏料。其中一個(gè)年輕人說(shuō):
“‘好利奧’是我們*快樂(lè )的節日,本德大叔,和我們一起狂歡吧!”
本德大叔本來(lái)還有些猶豫:如果不加入,無(wú)疑會(huì )冒犯他們;如果加入,毫無(wú)疑問(wèn),人們也會(huì )往他的身上潑灑那些難以洗掉的顏料。*后,本德大叔還是說(shuō)服了自己:這些貧困的村民都能舍得他們的襯衣和褲子來(lái)慶祝這個(gè)歡快的節日,我還有什么可說(shuō)的呢?
幾乎同時(shí),本德大叔的身上就被幾個(gè)年輕人用水桶、水壺或瓶子中的顏料潑灑得像七色彩虹。這時(shí),他已經(jīng)和每個(gè)人都一樣了,頭發(fā)上、臉上、襯衫上、褲子上,渾身上下都涂遍了節日的繽紛色彩。
在一片歡樂(lè )聲中,本德大叔聽(tīng)到了帕德瑪的笑聲——因為本德大叔愿意和村民們一起慶祝節日,而且舍得自己的衣服,帕德瑪特別高興。
帕德瑪的臉上和衣服上也涂滿(mǎn)了五顏六色。
“你知道嗎?有一個(gè)好消息耶,”帕德瑪高興地將身體轉向本德大叔,不等本德大叔回答,她繼續說(shuō)道,“我哥哥柯剎比剛剛從鄰村回來(lái),他跟我說(shuō),他在那里看到一個(gè)漂亮的跳舞的人,下午她就會(huì )來(lái)我們村,到我們這里來(lái)!
本德大叔也變得高興起來(lái)。他想說(shuō),他還沒(méi)看過(guò)印度舞蹈家的演出呢。
帕德瑪繼續激動(dòng)地說(shuō):“我從來(lái)沒(méi)見(jiàn)過(guò)真正的舞蹈家,我早就想看真正的舞蹈家跳舞了。相信我,本德大叔,今天會(huì )是我一生中*好的日子——如果我能見(jiàn)到她的話(huà)!
帕德瑪和她的小伙伴狄帕一整天都待在一起,她們不停地去拜訪(fǎng)自己的朋友,和朋友們一起在街上笑鬧著(zhù),歡呼雀躍。
她們來(lái)到斯塔大嬸家的時(shí)候,斯塔大嬸正在院子里忙活,她正忙著(zhù)往一個(gè)木槽里貼牛糞。這些牛糞是她平時(shí)積攢的,是牧牛時(shí)走在牛屁股后面撿來(lái)的。她把牛糞和干草末混合在一起,然后跪在地上,把巴掌大的牛糞餅一個(gè)一個(gè)地貼到房子外面白白的外墻上去。
要是不知道這個(gè)習俗就不會(huì )明白斯塔大嬸為什么這樣做,為什么要把好好的房子搞得又丑又難聞。但是對帕德瑪和狄帕而言,這并不是什么秘密。因為她們知道,斯塔大嬸是在儲備做飯用的燒火,幾天后,當貼到墻上的牛糞餅被曬成干兒,就能輕松地從墻上剝下來(lái)。然后斯塔大嬸會(huì )把它們碼在屋外,撂成一個(gè)錐形糞干堆,這樣一年的燒火就有了,因為村子周邊沒(méi)有樹(shù)木和其他可以用來(lái)燒火的東西。院子里已經(jīng)有幾個(gè)像人一樣高的牛糞堆了,這說(shuō)明斯塔大嬸是一個(gè)勤快的主婦。
帕德瑪和狄帕又遇到了另一個(gè)勤快的主婦普什帕大嬸,她們遠遠地就和她打招呼:
“你好,普什帕大嬸,忙著(zhù)呢?”
“我正在收拾打掃房間整理出來(lái)的東西呢!”
普什帕大嬸早就把屋子打掃完了,她把屋里的每一個(gè)角落——凳子腿底下、櫥柜里打掃出來(lái)的叉粑屑,和幾乎看不見(jiàn)的蜘蛛網(wǎng),都清理干凈了,她現在正忙著(zhù)在屋里屋外畫(huà)什么呢。
普什帕大嬸用水在木槽里化開(kāi)牛糞餅,找了一塊破布卷卷當筆,然后蘸著(zhù)這些褐色液體開(kāi)始在地上畫(huà)起來(lái)。她畫(huà)出來(lái)的圖案線(xiàn)條流暢,地面散發(fā)出一股令人熟悉的味道,這種味道能夠驅除臭蟲(chóng)和其他蟲(chóng)子。據說(shuō)臭蟲(chóng)和蚊蠅曾經(jīng)是村里的一大害。屋里的地面畫(huà)好了,普什帕大嬸又去畫(huà)墻,畫(huà)到比帕德瑪還要高的地方。
普什帕大嬸還在門(mén)前畫(huà)了一個(gè)方塊圖案——她事先已經(jīng)把這里打掃過(guò)了。隨后,她給屋里剛剛畫(huà)好的圖案做修飾。她先把墻上的圖案用石灰勾線(xiàn),有波浪形的,也有小圓圈,然后又在這里畫(huà)上一個(gè)人物,那里畫(huà)上一匹馬或者一頭大象。所有圖畫(huà)看上去都和整間屋子十分協(xié)調。她繼續完成門(mén)前的那個(gè)圖案,用白色鑲邊,正好和房子正門(mén)口的邊緣相協(xié)調。
這樣的裝飾對村里的女孩們來(lái)說(shuō)相當熟悉。因為節日期間村里會(huì )舉行圖案設計比賽,女孩們會(huì )盡*大努力來(lái)美化自家房子和周邊的環(huán)境。她們看看普什帕大嬸是怎么做的,總能從中學(xué)到一些新花樣。
下午,女孩們不約而同地來(lái)到南面的村口,那個(gè)要來(lái)演出的舞蹈家會(huì )從這里進(jìn)村。
“一點(diǎn)影兒都不見(jiàn)!钡遗恋纱笱劬,死死地盯向遠處。
“我想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像大家說(shuō)的那么漂亮!迸恋卢斦f(shuō),“你們覺(jué)得她會(huì )跳著(zhù)舞進(jìn)我們村,還是會(huì )和一般人一樣走進(jìn)來(lái)?”
“我覺(jué)得……”狄帕突然激動(dòng)地說(shuō),“那兒,遠處那是什么在動(dòng)?……是的,一定是她!……聽(tīng)到音樂(lè )了嗎?”
下午四點(diǎn)左右,遠處傳來(lái)的鼓點(diǎn)節奏宣告了巡回藝術(shù)團的到來(lái)。當這一小隊人進(jìn)到村子時(shí),村里所有的人都涌到了街上。
打頭的是一個(gè)年輕人,扛著(zhù)一塊牌子,上面用美術(shù)字體寫(xiě)著(zhù)“印度中央藝術(shù)團”。他的后面跟著(zhù)兩個(gè)樂(lè )手,一個(gè)不停地擊打著(zhù)綁在肚皮上的一面鼓,另一個(gè)手里擎著(zhù)笛子在嘴邊“輕聲吹奏”——因為鼓聲太響了,笛聲幾乎聽(tīng)不到。
接著(zhù)出現的就是那位舞蹈家了。她從一進(jìn)村就跳起舞步,不斷地旋轉著(zhù)身子,舞動(dòng)著(zhù)像蛇一樣靈活的胳膊。
*后又是兩名樂(lè )手,一個(gè)敲著(zhù)鑼?zhuān)硪粋(gè)吹著(zhù)喇叭,他們一邊演奏樂(lè )曲,一邊拉著(zhù)車(chē),車(chē)上裝滿(mǎn)了簡(jiǎn)樸的道具和服裝。
舞蹈家就像帕德瑪期待的那么漂亮,她穿著(zhù)漂亮的衣服,臉上畫(huà)著(zhù)妝,舉手投足間凸顯了她的美麗。她的裙子顏色是火紅色的,上面還有一面小鏡子,一舉一動(dòng)時(shí)閃閃爍爍地發(fā)著(zhù)光,寬大的黃色絲綢裙裾下露出腳踝,兩只腳踝上各纏著(zhù)一根小皮帶,皮帶上面的一圈小鈴鐺隨著(zhù)她的每一個(gè)舞步叮當悅耳地響起來(lái)。她的額前有一只金色浮雕肖像,手指和腳趾上都有銀戒指裝飾,胳膊上的各式鐲子、脖子上的各色項鏈,以及鼻子上和耳朵上的炫彩裝飾更是令人眼花繚亂。
就這樣,舞蹈家以驚艷地裝扮出現在村民面前。早已等得不耐煩的村民圍成一個(gè)圈,*里面的人或坐或跪在地上,外面的人翹首站著(zhù)。
表演前,舞蹈家雙手合十向村民致敬。
音樂(lè )響起,舞蹈家翩翩起舞。隨著(zhù)音樂(lè )節奏,她的舞步逐漸加快,舞蹈動(dòng)作也更加熱烈。她的雙腳赤紅奪目,隨著(zhù)她快速地大跳小跳,腳踝上的鈴鐺打出節奏。她嫻熟地下腰,身體軟得像一條蛇。她舞動(dòng)著(zhù)身體的每一部分——眼睛、雙手、肩膀、眉毛、嘴唇,一切都在熱烈地舞動(dòng)著(zhù),*動(dòng)人的是她的雙手,時(shí)而像展翅欲飛的鳥(niǎo)兒,時(shí)而變成在泉邊飲水的小鹿,時(shí)而像微風(fēng)中窸窸窣窣的樹(shù)葉。
本德大叔不時(shí)地把目光投向帕德瑪,只見(jiàn)她身體一動(dòng)不動(dòng),眼神無(wú)比熱切地看著(zhù)舞蹈家。顯然,她已經(jīng)完全被舞蹈家如癡如醉的舞動(dòng)迷住了。她心里一定在想,如果有一天她也能像舞蹈家一樣跳舞,那該是多么幸福!
演出結束了,大人們陸續散去,而大多數的孩子并沒(méi)有走,他們好奇地圍著(zhù)舞蹈家,看著(zhù)他們從來(lái)沒(méi)見(jiàn)過(guò)的樂(lè )器。
帕德瑪也沒(méi)走,眼中充滿(mǎn)羨慕,她仍然看著(zhù)舞蹈家,好像舞蹈仍在繼續。
“她好看嗎?你喜歡嗎?”本德大叔問(wèn)。
帕德瑪沒(méi)有說(shuō)話(huà),只是點(diǎn)點(diǎn)頭。
“你愿意跟她學(xué)跳舞嗎?”
帕德瑪仍然沒(méi)說(shuō)話(huà),還是點(diǎn)點(diǎn)頭,但眼睛里充滿(mǎn)著(zhù)熱切的期盼。
本德大叔走向舞蹈家,跟她說(shuō)著(zhù)什么,眼神瞟向帕德瑪。他遞給舞蹈家一件東西,但是誰(shuí)也沒(méi)看見(jiàn)是什么。舞蹈家用手示意,叫帕德瑪過(guò)去。
“小姑娘,你愿意像我一樣跳舞嗎?”
帕德瑪窘迫地站在舞蹈家身邊,不知道該說(shuō)什么,也不知道在舞蹈家面前應該怎么做。
“這樣,來(lái),像我一樣踏起步子……對,就是這樣……”
帕德瑪猶猶豫豫、笨手笨腳地按照舞蹈家教給她的做。
“很好,”舞蹈家鼓勵她,“好,自己試試。手要這樣……頭要這樣動(dòng)……就是這樣,很好……”
慢慢地,帕德瑪擺脫了緊張,盡力模仿舞蹈家教給她的每一個(gè)新動(dòng)作。
本德大叔站在一旁,心滿(mǎn)意足地看著(zhù)他的小朋友如何向她的夢(mèng)想邁出**步——現在她正在向真正的舞蹈家學(xué)習舞蹈,她是帕德瑪見(jiàn)過(guò)的唯一的舞蹈家,在這之前還只是聽(tīng)說(shuō)過(guò)她,她和傳說(shuō)中的舞神完全不一樣,她是真實(shí)的舞蹈家。
她不像傳說(shuō)中的舞神那樣會(huì )飛,但是她像有魔力一般不停地旋轉、跳躍,帕德瑪可以觸摸到她,能感覺(jué)到她的淺褐色皮膚上的溫度,能看見(jiàn)她額頭上滾落的汗珠,這些都讓帕德瑪滿(mǎn)心歡喜,因為她知道,這一切都是真實(shí)的,不是在夢(mèng)里,不會(huì )夢(mèng)醒時(shí)分就煙消云散。
藝術(shù)團馬上要到另一個(gè)村子去,舞蹈家要走了。分別之前,帕德瑪鼓足勇氣問(wèn)舞蹈家:
“你跳舞的時(shí)候為什么會(huì )像要飛起來(lái)一樣?”
舞蹈家笑了,很高興她的表演得到這個(gè)美麗女孩的贊賞。她輕盈地從腳踝上摘下一只銀環(huán),遞給帕德瑪說(shuō)道:
“看,小姑娘,這就是秘密,它可以幫你飛起來(lái)。有一天,當你可以在大家面前跳舞了,就把這只銀環(huán)戴上,你一定要想著(zhù),你就要飛起來(lái)了!”
這天夜里,經(jīng)過(guò)一天的節日狂歡,在快樂(lè )的氣氛中,村民們在愜意中睡著(zhù)了,除了帕德瑪。她在床上翻來(lái)覆去地看著(zhù)那只銀環(huán)——舞蹈家送給她的能幫她飛起來(lái)的禮物,想象著(zhù)自己穿著(zhù)漂亮的飾有金線(xiàn)和許多小鏡子的繡花衣服在跳舞,就像她今天**次也是*后一次見(jiàn)到的舞蹈家那樣。
她把今天的一切永遠地鐫刻在記憶里了。

自然之子 作者簡(jiǎn)介

波爾?賽凱爾(Tibor Sekelj,1912—1988),環(huán)球旅行家,探險家,作家及世界語(yǔ)者,英國皇家地理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1937年畢業(yè)于薩格勒布大學(xué)法學(xué)系,1939年去往阿根廷,開(kāi)始他的地理學(xué)和人類(lèi)學(xué)探究。他一生在世界各地旅行探險,創(chuàng )作了三十多部作品,被翻譯成三十多種語(yǔ)言。
主要作品有《找回的幸!贰栋⒖占庸系娘L(fēng)暴》《尼泊爾打開(kāi)大門(mén)》《闖過(guò)印第安人家園》《環(huán)球探秘》《箭在弦上》《你好,朋友!非洲友誼之旅》《從帕塔戈尼亞到阿拉斯加》《走過(guò)袋鼠的國家》《巴布亞日記》等。

于建超,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記者,世界語(yǔ)譯審。北京世界語(yǔ)協(xi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中華全國世界語(yǔ)協(xié)會(huì )常務(wù)理事,國際世界語(yǔ)教師協(xié)會(huì )委員會(huì )委員,國際世界語(yǔ)記者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國際世界語(yǔ)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研究方向:對外傳播,對外漢語(yǔ)教學(xué),世界語(yǔ)文學(xué),世界語(yǔ)教學(xué)及應用等。

暫無(wú)評論……
書(shū)友推薦
本類(lèi)暢銷(xiāo)
返回頂部
中圖網(wǎng)
在線(xiàn)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