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圖網(wǎng)文創(chuàng  )禮盒,買(mǎi)2個(gè)減5元
歡迎光臨中圖網(wǎng) 請 | 注冊
> >
幻想大師文學(xué)書(shū)系 永遠講不完的故事

包郵 幻想大師文學(xué)書(shū)系 永遠講不完的故事

這是一本充滿(mǎn)魔力的書(shū),它告訴我們,在現實(shí)生活之外還有另一個(gè)世界,那就是幻想王國。而通向幻想世界的鑰匙就是這本《永遠講不完的故事》。

出版社:二十一世紀出版社出版時(shí)間:2009-03-01
開(kāi)本: 16開(kāi) 頁(yè)數: 408
讀者評分:4.8分15條評論
本類(lèi)榜單:少兒銷(xiāo)量榜
¥12.8(4.3折)?

預估到手價(jià)是按參與促銷(xiāo)活動(dòng)、以最優(yōu)惠的購買(mǎi)方案計算出的價(jià)格(不含優(yōu)惠券部分),僅供參考,未必等同于實(shí)際到手價(jià)。

中 圖 價(jià):¥12.8(4.3折)定價(jià)  ¥29.8 登錄后可看到會(huì )員價(jià)
加入購物車(chē) 收藏
暑期大促, 全場(chǎng)包郵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shū)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有塑封/無(wú)塑封),個(gè)別圖書(shū)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xiàn)標記、光盤(pán)等附件不全詳細品相說(shuō)明>>
本類(lèi)五星書(shū)更多>

幻想大師文學(xué)書(shū)系 永遠講不完的故事 版權信息

  • ISBN:9787539147475
  • 條形碼:9787539147475 ; 978-7-5391-4747-5
  • 裝幀:簡(jiǎn)裝本
  • 冊數:暫無(wú)
  • 重量:暫無(wú)
  • 所屬分類(lèi):>

幻想大師文學(xué)書(shū)系 永遠講不完的故事 本書(shū)特色

譯作43種語(yǔ)言,全球銷(xiāo)量達20,000,000冊。在德國連續113周占據鏡報雜志暢銷(xiāo)書(shū)排行榜**名。曾被多次改編成電影、電視劇、動(dòng)畫(huà)片、芭蕾舞劇、歌劇、話(huà)劇等。榮獲13項國際國內文學(xué)大獎,暢銷(xiāo)書(shū)作家米切爾·恩德的巔峰之作。

幻想大師文學(xué)書(shū)系 永遠講不完的故事 內容簡(jiǎn)介

《永遠講不完的故事》在德國就像《西游記》在中國那樣家喻戶(hù)曉。
這是一本充滿(mǎn)魔力的書(shū),它告訴我們,在現實(shí)生活之外還有另一個(gè)世界,那就是幻想王國。而通向幻想世界的鑰匙就是這本《永遠講不完的故事》,當你讀這本書(shū)時(shí),也許你會(huì )發(fā)現,冥冥之中幻想王國的那個(gè)人正在呼喚你,她需要你的幫助!因為,你也許就是下一位拯救幻想王國的英雄!

幻想大師文學(xué)書(shū)系 永遠講不完的故事 目錄

KKK-舊書(shū)店
A 幻想王國告急
B 阿特萊尤的使命
C 很老很老的毛拉
D 于格拉木爾,別名叫許多
E 兩個(gè)拓荒者
F 三座魔力門(mén)
G 寧靜之音
H 幽靈之國
I 鬼城
J 飛往象牙塔
K 天真女皇
L 漫游山老人
M 佩爾琳,夜森林
N 戈亞埠,色彩的海洋
O 格勞格拉曼,彩色的死神
P 銀城阿瑪干特
Q 怪龍斯麥爾克
R 阿哈萊
S 同路人
T 眼睛手
U 星星修道院
V 象牙塔戰役
W 舊皇帝城
X 阿伊歐拉夫人
Y 圖畫(huà)礦山
Z 生命之水
附錄 米切爾·恩德和他的幻想王國
展開(kāi)全部

幻想大師文學(xué)書(shū)系 永遠講不完的故事 節選

A 幻想王國告急
  在好樂(lè )森林里,一切飛禽走獸都蜷縮在自己的窩里或洞穴里。午夜時(shí)分,高大的原始森林上空刮起了狂風(fēng)。塔身一般粗的樹(shù)干也發(fā)出嘎吱嘎吱的呻吟。
  忽然,樹(shù)林里有一點(diǎn)微弱的光,顫顫悠悠、忽左忽右地閃爍著(zhù),一會(huì )兒停在這邊,一會(huì )兒停在那邊,接著(zhù)又向上飛起,停在一根樹(shù)枝上,然后又飛起來(lái)。那是一個(gè)閃亮的小火球,大約和小孩玩的皮球差不多大,它能跳得很遠,有時(shí)會(huì )接觸地面,但馬上又飛起來(lái),不過(guò)那不是皮球。
  那是一團鬼火。它迷了路。那是一團迷了路的鬼火,即使在人們的想象中,這也是十分罕見(jiàn)的。一般情況下,人們只聽(tīng)說(shuō)過(guò)有鬼火,會(huì )把人引入歧途。
  其實(shí)那團火中有一個(gè)小人兒,它非常靈活,渾身是勁,跳來(lái)跳去,跑得飛快。它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因為鬼火沒(méi)有性別之分。它右手擎著(zhù)的一面小白旗,在它身后嘩啦啦地飄動(dòng)著(zhù)。也許它是一個(gè)信使,也許是一個(gè)談判的代表。
  它在這黑暗中飛快地跳躍不會(huì )撞到樹(shù)上,因為鬼火精行動(dòng)極其靈巧、敏捷,能在跳動(dòng)中改變方向。因此,它雖然左拐右拐,總的方向始終沒(méi)變。
  在眼看就要跳過(guò)一塊巖石的剎那問(wèn),它驚恐地倒退了。它像一只小狗那樣喘息著(zhù),蹲在一個(gè)樹(shù)洞里,想了一會(huì )兒,才重新走出來(lái),小心翼翼地繞過(guò)巖石。
  它前面是一片開(kāi)闊地,那兒有一堆火,火堆旁坐著(zhù)三個(gè)形狀大小不同的怪物。一個(gè)巨人,看起來(lái)渾身都像灰色的石頭,它四肢伸開(kāi),肚皮朝下趴著(zhù),足有一丈多長(cháng),兩肘支撐著(zhù)上半身,看著(zhù)火焰。它的臉上滿(mǎn)是皺紋,與它那巨大的肩膀相比,它的頭卻顯得格外小。它的牙齒像一排鋼銼,暴露在外面。鬼火精認得它,它屬于以巖石為生的家族。它們生活在離好樂(lè )森林很遠很遠的大山上——它們不但生活在那座山上,而且以山為食,大山漸漸地被它們吃光了。它們的食物就是巖石。幸好那里的石頭很多,對它們來(lái)說(shuō),那種唯一營(yíng)養豐富的食物還足夠它們吃幾個(gè)星期,或幾個(gè)月的。因為以石頭為生的人并不很多,而且山很大。但是,由于這種怪物在那兒生活了很久很久——它們比幻想王國里的大多數其他生靈老得多——所以,隨著(zhù)時(shí)間的推移,那座大山也變得面目全非了。像一塊巨大的瑞士艾門(mén)塔爾人生產(chǎn)的奶酪,上面布滿(mǎn)了大大小小的窟窿,所以,那座山也可以叫做會(huì )走路的山。
  這種以石頭為生的怪物不僅吃石頭,而且用巖石制造它們所需要的一切。如:家具、帽子、鞋、工具,甚至鬧鐘。所以,當你看到它們騎著(zhù)用石頭造的腳踏車(chē)、看到那像石磙似的兩個(gè)輪子時(shí),也就不會(huì )覺(jué)得奇怪了。整個(gè)看來(lái),那腳踏車(chē)就像一種帶腳蹬子的壓路機。
  坐在火堆右邊的另一個(gè)怪物是一個(gè)很小的夜精靈。它頂多有兩個(gè)鬼火精那么大,或者說(shuō)就像一個(gè)坐著(zhù)的大黑毛蟲(chóng)。它一邊說(shuō)話(huà),一邊激烈地打著(zhù)手勢,揮動(dòng)著(zhù)兩只玫瑰紅的小手,亂蓮蓬的頭發(fā)散在臉上,兩只圓溜溜的大眼睛像兩個(gè)小月亮。
  在幻想世界里,夜精靈也有大有小,各種各樣,而且無(wú)處不在,所以,很難猜出它是從附近來(lái)的呢,還是從遠方來(lái)的。當然,它也像是在旅行,因為它使用的坐騎是一只大蝙蝠,現在它正吊在樹(shù)上,頭朝下,翅膀收起,像一把收起來(lái)的傘似的掛在身后的一根樹(shù)枝上。
  看了半天,鬼火精才看清火堆左邊的第三個(gè)怪物。它那樣小,幾乎不會(huì )引起注意。它是小人國的人,四肢纖細,穿著(zhù)一身花衣服,頭戴一頂紅色的高筒小帽。
  鬼火精對這個(gè)小人一無(wú)所知。它只聽(tīng)說(shuō)過(guò)這個(gè)民族的全部城市都是用樹(shù)枝建造的,所有的房屋都是用軟硬梯子或滑板連起來(lái)的。它們住在無(wú)邊的幻想王國的另一個(gè)地方,比那個(gè)吃石頭巨人住的地方離這兒還要遠得多。更令人奇怪的是,它們騎的是一種蝸牛。那蝸牛就在它身后,粉紅色的殼上有一個(gè)銀白色的小鞍子,正閃閃發(fā)光,拴在它觸角上的籠頭和韁繩也像銀絲一樣閃爍著(zhù)。
  鬼火精感到詫異的是,這三種截然不同的生靈怎么能和睦地住在一起呢?在一般情況下,幻想王國里的各類(lèi)生靈根本不會(huì )這樣友好相處。它們之問(wèn)經(jīng)常發(fā)生斗毆和戰爭,有些族類(lèi)之間可能會(huì )敵對幾百年之久。另外,它們當中不僅有正派的、善良的人,而且也有強盜、惡人和殘酷無(wú)情的家伙。鬼火精就是這一類(lèi)生靈,人們會(huì )指責它們不堪信任。
  在火光里鬼火精觀(guān)察了半天,才發(fā)覺(jué)它們三個(gè)不是手中拿著(zhù)一面小白旗,就是胸前佩戴一條白帶子。那么,它們都是使者或是談判代表了。它們那種平掙的態(tài)度顯然說(shuō)明了這一點(diǎn)。
  難道它們也像鬼火精似的在為同一件事情奔忙?
  樹(shù)梢上風(fēng)聲呼呼響,使它隔這么遠聽(tīng)不見(jiàn)那三個(gè)在說(shuō)些什么。鬼火精心想,它們既然能這樣互相尊重,把對方當作使者,也許會(huì )以同樣的態(tài)度對待自己,而不會(huì )動(dòng)自己一根毫毛。再說(shuō),它也必須向它們三個(gè)當中的隨便哪一個(gè)問(wèn)問(wèn)路。半夜三更在這大森林中,問(wèn)問(wèn)路總可以吧。它懸著(zhù)一顆心,從隱藏的地方走了出來(lái),揮動(dòng)著(zhù)小白旗,渾身發(fā)抖地站在風(fēng)中。
  吃石頭巨人正好面對著(zhù)它,**個(gè)發(fā)現了鬼火精。
  “今天夜里,這兒可真熱鬧,”它用一種嘎嘎的聲音說(shuō)道,“那邊又來(lái)了一位!
  “嗬嗬,鬼火精!”夜精靈用很低的聲音說(shuō),它那月亮般的眼睛顯得更明亮了,“很高興,很高興!”
  小人精站起來(lái),向新來(lái)的走了幾步,尖聲細氣地說(shuō)道:“如果我沒(méi)看錯的話(huà),您也是去送信的?”
  “是的!惫砘鹁f(shuō)道。
  小人精取下紅色的高筒小帽,微微鞠了一躬,唧唧喳喳地說(shuō)道:“噢,那就請您走近點(diǎn),我們也是送信的。到我們這里坐一會(huì )兒吧!
  它揮動(dòng)著(zhù)小帽子,指著(zhù)火堆旁邊的空地。
  “多謝了,”鬼火精一邊說(shuō)著(zhù)一邊怯生生地向前挪動(dòng)一步,“就在這兒挺好。我可以自我介紹一下嗎?我叫布盧卡!
  “很高興,”小人精回答道,“我叫于庫克!
  夜精靈坐著(zhù),直了直身子說(shuō)道:“我叫吳氏烏蘇爾!
  “很高興!”吃石頭巨人嘎嘎地說(shuō)道,“我叫皮恩拉赫查爾克!
  它們三個(gè)一起望著(zhù)鬼火精,使它顯得很害羞。鬼火精*怕別人這樣注視它。
  “您不愿坐下嗎,親愛(ài)的布盧卡?”小人精問(wèn)道。
  “本來(lái),”鬼火精回答道,“我正急著(zhù)趕路,只是想問(wèn)問(wèn)你們,是否知道去象牙塔該朝哪個(gè)方向走!
  “嗬嗬!”夜精靈吃驚地笑著(zhù)說(shuō)道,“去找天真女皇嗎?”
  “對對對,”鬼火精答道,“我要去送一個(gè)重要的消息!
  “什么秘密?”吃石頭巨人粗聲粗氣地問(wèn)道。
  “這是——”鬼火精的兩條腿一前一后地挪動(dòng)著(zhù)說(shuō),“這是一個(gè)秘密!
  “我們三個(gè)和您一樣,也有同樣的目的,嗬嗬!”夜精靈吳氏烏蘇爾回答說(shuō),“這么說(shuō),咱們是同路人了!
  “我們要送的也可能是同一個(gè)消息!毙∪司趲炜苏f(shuō)。
  “坐下談一談!”皮恩拉赫查爾克咕嚕著(zhù)說(shuō)道。
  鬼火精這才坐下來(lái)。
  它考慮了片刻,開(kāi)始說(shuō):“我的家鄉離這兒很遠很遠——我不知道諸位是否知道,那個(gè)地方叫‘莫德洼’!
  “嗬嗬嗬!”夜精靈異常興奮地說(shuō)道,“那可是一個(gè)非常美麗的地方!
  鬼火精微微一笑。
  “嗯,是不是?”夜精靈又追問(wèn)一句。
  “您為什么這樣匆忙,布盧卡?”皮恩拉赫查爾克問(wèn)道。
  “在我們莫德洼里,”鬼火精結結巴巴地說(shuō),“發(fā)生了一件怪事——有點(diǎn)讓人感到莫名其妙——就是說(shuō),這種事情總是不斷發(fā)生——真是難以說(shuō)清——開(kāi)始時(shí),對了—在我們家鄉東面有一個(gè)湖——比湖更大些,它——我們叫它‘沸!。有一天,‘沸!鋈粵](méi)有了——不知哪里去了,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
  “您是想說(shuō)那湖干了,是嗎?”于庫克問(wèn)。
  “不是,”鬼火精接著(zhù)說(shuō)道,“要是干了,那兒會(huì )有湖底。但事情不是那樣。那兒,原來(lái)是湖,現在什么都沒(méi)有了——什么都沒(méi)有了,懂嗎?”
  “變成一個(gè)火坑,對嗎?”吃石頭巨人問(wèn)道。
  “不,也不是——”鬼火精不知道怎樣形容才好,“如果說(shuō)是坑,那畢竟是實(shí)實(shí)在在的,可那兒什么也沒(méi)有!
  另外三位使者互相交換了一下眼色。
  “那么,什么也沒(méi)有究竟是什么樣子?”夜精靈問(wèn)。
  “這正是難以表達之處,”鬼火精不高興地說(shuō),“什么都沒(méi)有就是——就像——唉,簡(jiǎn)直不知怎樣說(shuō)才好!”
  “那是,”小人精插話(huà)說(shuō)道,“當人們看那個(gè)地方時(shí),就像瞎子似的,對嗎?”
  鬼火精張口結舌地望著(zhù)它,大聲說(shuō)道:“對!你們是從哪里來(lái)的——怎么——你們也知道這種情況?”
  “等一等!”吃石頭巨人咕咕嚕嚕地說(shuō)道,“那里還有什么東西嗎?”
  “現在,”鬼火精解釋說(shuō),“那片虛無(wú)正在逐漸擴大。不知道為什么,那里的生物越來(lái)越少了。在那個(gè)湖里生活的原始鈴蟾烏普夫和它們的家族,忽然都不見(jiàn)了。其他的生靈也開(kāi)始逃命。接著(zhù),其他地方也相繼發(fā)生了這種怪事。開(kāi)始只是缺很少一點(diǎn)兒,比如像青蛙仔那么大,后來(lái)越變越大。如果不小心,一腳踏人那個(gè)地方,那它的腳也就沒(méi)有了——或者是手或者是別的什么部位,只要一進(jìn)入那里,就立即消失,連疼痛的感覺(jué)都沒(méi)有那個(gè)部位就不見(jiàn)了。有些人出于好奇,來(lái)到那種地方,故意往前湊。那種地方有一種不可抗拒的吸引力,而且力量越來(lái)越大,越來(lái)越強。我們誰(shuí)也說(shuō)不清楚,那種可怕的現象是怎么回事,是怎樣發(fā)生的,也不知道怎樣才能阻止它蔓延。由于它本身不是消失,而是在擴大,所以大家一致決定,趕快去給天真女皇送信,求她出出主意,幫幫忙,我就是被派去送信的使者!

幻想大師文學(xué)書(shū)系 永遠講不完的故事 作者簡(jiǎn)介

米切爾·恩德(Michael Ende)1929年生于德國巴伐利亞的小鎮加米施帕騰基興。他在一個(gè)充滿(mǎn)文化氣息的家庭中長(cháng)大,他曾活躍于南方的戲劇舞臺。然而他真正的志趣卻在于幻想文學(xué)的創(chuàng )作。他的成名作《小紐扣吉姆和火車(chē)司機盧卡斯》,榮獲了1961年德意志青少年圖書(shū)獎。他最杰出的代表作當屬《毛毛》和《永遠講不完的故事》,也因此成為德國最優(yōu)秀的幻想文學(xué)作家,在歐洲乃至全世界都產(chǎn)生了深遠的影響。

書(shū)友推薦
本類(lèi)暢銷(xiāo)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圖網(wǎng)
在線(xiàn)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