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圖網(wǎng)文創(chuàng  )禮盒,買(mǎi)2個(gè)減5元
歡迎光臨中圖網(wǎng) 請 | 注冊
> >>
我每天只工作3小時(shí)(八品)

包郵 我每天只工作3小時(shí)(八品)

日本動(dòng)畫(huà)大師、《攻殼機動(dòng)隊》導演押井守,教你從電影中體會(huì )職場(chǎng)法則、工作之道。熱血派?摸魚(yú)黨?找對角色,決勝職場(chǎng)!

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時(shí)間:2018-10-01
開(kāi)本: 32開(kāi)
本類(lèi)榜單:成功/勵志銷(xiāo)量榜
¥10.4(2.1折)?

預估到手價(jià)是按參與促銷(xiāo)活動(dòng)、以最優(yōu)惠的購買(mǎi)方案計算出的價(jià)格(不含優(yōu)惠券部分),僅供參考,未必等同于實(shí)際到手價(jià)。

中 圖 價(jià):¥18.4(3.7折)定價(jià)  ¥49.8 登錄后可看到會(huì )員價(jià)
加入購物車(chē) 收藏
暑期大促, 全場(chǎng)包郵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shū)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有塑封/無(wú)塑封),個(gè)別圖書(shū)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xiàn)標記、光盤(pán)等附件不全詳細品相說(shuō)明>>
本類(lèi)五星書(shū)更多>

我每天只工作3小時(shí)(八品) 版權信息

  • ISBN:9787220108099
  • 條形碼:9787220108099 ; 978-7-220-10809-9
  • 裝幀:簡(jiǎn)裝本
  • 冊數:暫無(wú)
  • 重量:暫無(wú)
  • 所屬分類(lèi):>>

我每天只工作3小時(shí)(八品) 本書(shū)特色

日復一日的勞作消磨了干勁,復雜的人際關(guān)系讓人心累,積壓的待辦事項加班加點(diǎn)也趕不完……“喪班一族”大概都曾自問(wèn)過(guò):難道就要這樣周一盼周末、時(shí)間換工錢(qián),不開(kāi)心地混下去了嗎?
執導過(guò)《攻殼機動(dòng)隊》的押井守導演雖被外界稱(chēng)作“小眾的帝王”,然而他卻有極為樸素務(wù)實(shí)的工作、組織觀(guān)念,這次,他以自身的勝敗觀(guān)為基礎,精選九部經(jīng)典電影,對應公司中的各級職位,設身處地思考角色的出路,開(kāi)出了一劑“向社畜說(shuō)不”的工作哲學(xué)處方——
◇◆◇
本品成分:
思路清奇解經(jīng)典 / 金句頻出毒“鴨”湯 / 動(dòng)畫(huà)同行大起底 / 國民心態(tài)麻辣評……扎心又治愈,冰火兩重天!
對癥患者:
不得人心的上司 / 日常暴走的中層 / 爛泥扶不上墻的下屬 / 渾噩度日的喪氣上班族 / 從睜眼干到閉眼的被動(dòng)工作狂 / 一切都錯在別人的慣性甩鍋俠……
◇◆◇
◎ 大師哲學(xué):帶你看片、教你做人,提高影商打開(kāi)思路
◎ 取勝心態(tài):認清角色、擺正目標,既然出手絕不服輸
◎ 執導生涯:玩轉片場(chǎng)、拒絕過(guò)勞,完成任務(wù)守護下屬
◎ 業(yè)界起底:借題發(fā)揮、指桑罵槐,吐槽同行花樣百出
◎ 辣評國民:畏懼風(fēng)險、怕扛責任,激活低迷?huà)昝撌`
◎ 精彩對談:科技世界、領(lǐng)導決策,自我實(shí)現社會(huì )立足
◇◆◇
一本影評集 | 挖掘冷門(mén),重識大片
① 《鳳凰劫》| 別人沒(méi)問(wèn),就不要隨意回答!——失敗得再漂亮也沒(méi)有意義
② 《點(diǎn)球成金》| 別相信那種說(shuō)話(huà)全憑經(jīng)驗與直覺(jué)的人——布拉德·皮特的優(yōu)先級
③ 《晴空血戰史》| 看你是要干掉下屬,還是自我毀滅?——中層主管的殘酷故事
④ 《機動(dòng)警察劇場(chǎng)版2》| 讓無(wú)能下屬工作的究極手段——不要給他選項
⑤ 《鍋匠,裁縫,士兵,間諜》| “想做的事”就是“不會(huì )膩的事”——當老二蕞舒服
⑥ 《拯救大兵瑞恩》| 怠工才是上班族的終!及!兵!器!——史蒂文·斯皮爾伯格的詐術(shù)
⑦ 《死者田園祭》| 越是優(yōu)秀的成人,越會(huì )捏造自己的過(guò)去——打起精神去天馬行空
⑧ 《007:大破天幕殺機》| “一生追隨老板的步伐”就是邁向用過(guò)就被丟棄的FIRST STEP——想要獲得“老媽”的愛(ài)
⑨ 《蕞長(cháng)的一碼》| 囚犯問(wèn):“獲勝隊伍”的條件是什么?——得到靈魂的自由吧!
◇◆◇
一卷職場(chǎng)經(jīng) | 對抗外壓,貫徹信念
① 中層主管要有怎樣的覺(jué)悟?承上啟下的二把手角色,如何做到誰(shuí)也替代不了?
② 職場(chǎng)里沒(méi)有設定人生目標,被壓榨、做炮灰就是必然結果?
③ 摸魚(yú)也要講究基本法,有些怠工竟然“你好我好大家好”?
④ 工作中社恐是行不通的!作為上班一族,蕞重要的技能其實(shí)是溝通?
⑤ “老板走我也走”,你怎么知道走的是康莊大道還是窮途末路?
⑥ 假若一名公務(wù)員想要在龐大體制中實(shí)現正義,那情況會(huì )是什么樣的呢?
⑦ 喪到觸底也該反彈,具備了哪些條件,人才會(huì )燃起“一決勝負”的斗志?
◇◆◇
押井守金句毒“鴨”湯
「電影導演不是獨裁者,而是“中層管理人員”。拍攝一部電影就像是發(fā)動(dòng)一場(chǎng)戰爭,在電影導演的勝敗觀(guān)當中,蕞重要的就是“不可以輸”!
「沒(méi)有比失敗更令人感到舒適的事了!灰∫淮,周邊便會(huì )被不斷的挫折環(huán)繞著(zhù),一輩子都沉浸在自我憐憫的情緒中。敗北的蜜汁便是如此甜美!
「當自己執導的電影評價(jià)不好時(shí),可絕不能說(shuō)“這部電影失敗了”。我是在宮崎駿先生身上學(xué)到這件事的。他跟我說(shuō):“你不可以自己說(shuō)出 ‘失敗了’,這話(huà)就算嘴巴裂了也不能說(shuō)!” 」
「說(shuō)什么輸得漂亮,根本就是爛透了。既然要一決勝負了,當然要以勝利作為目標!
「年輕人總想要從這種組織構成的人際關(guān)系中逃脫,以獲得自由……那不過(guò)是在逃避責任罷了。我們不可以把“自由”當成逃走時(shí)的借口!」
「那種憑借努力與友情便能取得勝利的世界,在現實(shí)中并不存在!瓱⿶朗侨祟(lèi)的必需品。身為人類(lèi),不會(huì )煩惱才比較奇怪。我們不能和整天無(wú)憂(yōu)無(wú)慮的人搭檔,那樣絕無(wú)法成功!

我每天只工作3小時(shí)(八品) 內容簡(jiǎn)介

在職場(chǎng)上,憑經(jīng)驗和直覺(jué)說(shuō)話(huà)的人要信幾分?為什么有人心甘情愿當“老二”?打工族的終!及!兵!器!居然是“怠工”?“一生追隨老板的步伐”會(huì )有怎樣的下場(chǎng)?中層主管如何在上級亂七八糟的命令之下守護自己與下屬的性命?肩扛責任和感受自由是否可以兼得?
面對這些靈魂拷問(wèn),執導過(guò)《攻殼機動(dòng)隊》等動(dòng)畫(huà)神作的日本知名導演押井守的回答是:“包含著(zhù)各色人等、多樣工種的電影正是蕞佳的職場(chǎng)教科書(shū)!”
本書(shū)即由《日經(jīng)商業(yè)在線(xiàn)》的連載專(zhuān)欄《押井守導演為了獲勝而看的電影》整理修訂而成,是一部影評集和工作生存指南。押井守導演心懷“上班是為了自我實(shí)現”的勝敗觀(guān),以刁鉆清奇的角度和扎心狠辣的文筆,拆解評析了九部反映組織管理中各式情形的電影。他從自己豐富的影視從業(yè)經(jīng)驗出發(fā),加上對日本社會(huì )文化的觀(guān)察,推而廣之總結出一套深具啟迪性的處世哲學(xué)。
想要做工作的主人、化苦悶為快樂(lè ),蕞重要的是認清自己的角色,并掌握相應的“勝利條件”。你,準備好了嗎?

我每天只工作3小時(shí)(八品)我每天只工作3小時(shí)(八品) 前言

前 言 電影是上班族都該看的*佳教科書(shū)
我的本行是電影導演,但不知何時(shí)起,我開(kāi)始論述起組織管理中的“勝敗”。例如在我2006年出版的《為了勝利而奮戰吧!》一書(shū)中,除了電影與游戲外,也談到了足球比賽的勝敗。
對于足球,我原本只知道像是“除了守門(mén)員,其他的隊員都不可以用手”這類(lèi)的簡(jiǎn)單規則,但漸漸地,比起賽場(chǎng)上的勝敗,我開(kāi)始對“足球俱樂(lè )部這種組織的目的為何?又具有怎樣的風(fēng)格?”“當球隊處于哪種狀況,或是在哪種條件下,主教練會(huì )接連換人呢?”等方面產(chǎn)生了興趣。
在抱持上述想法后,我慢慢發(fā)現“原來(lái)足球隊主教練與電影導演在某些基本想法上是如出一轍的”。那些在我近三十年電影導演資歷中發(fā)現的事,套用在足球主教練身上也相當吻合,這讓我感到饒富趣味。
是否能夠引領(lǐng)球隊走向勝利,就看主教練是否能夠理解自己是在與誰(shuí)比賽。令人意外的是,許多做主教練的人都沒(méi)能理解這一點(diǎn),因此搞錯了方向。所以這類(lèi)人無(wú)一幸免地敗下陣來(lái)。
電影導演是一種相當有趣的商業(yè)角色,若是不能持續思考自己是在與誰(shuí)比賽,那么別說(shuō)要讓執導的電影大賣(mài)特賣(mài)了,在那之前工作就會(huì )干不下去了。不過(guò)出人意表的是,在我周遭有不少電影導演都對這件事不甚明白,特別是年紀越輕的人,就越不懂這個(gè)道理。
客觀(guān)來(lái)講,這方面與觀(guān)眾、總觀(guān)影人次、DVD銷(xiāo)售額,抑或是在戛納電影節獲獎、獲頒日本電影學(xué)院獎,甚至是得到好萊塢的合作邀約,都截然不同。當一名導演僅為數字與評價(jià)而戰時(shí),*后幾乎都會(huì )以失敗收場(chǎng)。
從某種意義來(lái)說(shuō),我之所以能夠擔任電影導演長(cháng)達三十個(gè)年頭,正是因為擁有一套“勝敗觀(guān)”的緣故。當我發(fā)覺(jué)自己擁有一套相當優(yōu)異的勝敗觀(guān)之后,我便很注意此事,以此展開(kāi)勝負。我于六年前開(kāi)始練習空手道,而在摸索出武道上的勝敗觀(guān)之后,這個(gè)想法變得更為強烈。
簡(jiǎn)單來(lái)說(shuō),在電影導演的勝敗觀(guān)當中,*重要的就是“不可以輸”。我本人將這稱(chēng)作“不敗的構造”。勝利本身并沒(méi)有多重要,人生的勝敗也不止一次,僅僅一次的勝敗根本無(wú)足輕重。
電影導演與上班族之間當然存在著(zhù)極大差異,不過(guò)我認為將這套勝敗觀(guān)再解讀成“工作觀(guān)”并非難事,因而決定著(zhù)手撰寫(xiě)本書(shū)。
沒(méi)朋友的喬治·盧卡斯
因為工作所需,我經(jīng)常去位于舊金山的天行者牧場(chǎng),該處建有喬治·盧卡斯創(chuàng )辦的音效工作室,許多名聲遠播的電影都在此進(jìn)行配音工作?傊,那里極其遼闊,根本無(wú)法搞清楚占地范圍有多廣。
詢(xún)問(wèn)工作室的員工也僅得到“這整片山頭都是的”之類(lèi)的答復,各工作室零散地坐落其中,還有鹿四處奔跑。如果發(fā)生火災時(shí)才請求消防隊前來(lái)滅火,肯定來(lái)不及,因此天行者牧場(chǎng)內也設置有私人的消防局。這里就是如此遼闊。
在這寬廣的工作室當中有一個(gè)秘密小房間,據說(shuō)盧卡斯本人偶爾會(huì )待在那里。那是一個(gè)類(lèi)似閣樓的房間,外界完全不知道如何前往。音效工作室的某面墻可以像忍者機關(guān)般突然打開(kāi),里面設有電梯,那是通往秘密小房間的唯一路徑。
想必各位會(huì )好奇我為何知道這件事。那是因為我曾經(jīng)與盧卡斯在那里見(jiàn)過(guò)面。之前我在天行者牧場(chǎng)進(jìn)行《攻殼機動(dòng)隊2:無(wú)罪》(2004)的配音工作時(shí),有工作室員工跟我說(shuō):“盧卡斯說(shuō)他可以跟你見(jiàn)個(gè)面,但是你不可以帶任何人!蹦巧韧ㄍ孛苄》块g的門(mén)打開(kāi)后,我從盧卡斯的直屬員工,也就是“盧卡斯親衛隊”工作的房間旁邊走過(guò)……真有種“謁見(jiàn)”的感覺(jué)。
就這樣,我見(jiàn)到了盧卡斯本人,他看起來(lái)一點(diǎn)都不快樂(lè )。提到喬治·盧卡斯,這位很可能是現今日本年輕一輩影像從業(yè)人員所追求的終極目標之一。不過(guò)那天他除了臉色欠佳之外,說(shuō)話(huà)口吻也很陰郁。在談話(huà)過(guò)程中,他也沒(méi)提到任何會(huì )讓人對未來(lái)抱持夢(mèng)想的內容。我當時(shí)不由得懷疑眼前這位大叔真的過(guò)得幸福嗎?
除了喬治·盧卡斯之外,我也遇過(guò)其他被歸類(lèi)為“人生贏(yíng)家組”的人,但是看過(guò)這些人的生活,即便他們想跟我交換人生,我也沒(méi)那個(gè)意愿。他們實(shí)在都不像是人生贏(yíng)家。老實(shí)說(shuō),就我的勝敗觀(guān)來(lái)說(shuō),把這些人當成目標沒(méi)任何意義。
也許這聽(tīng)起來(lái)有點(diǎn)酸葡萄、不服輸的感覺(jué),不過(guò)就某個(gè)意義來(lái)說(shuō),他們是在自己的人生中,把自己給毀了。不管是誰(shuí),只要沒(méi)事先預約就見(jiàn)不到他們,因此他們連朋友都沒(méi)有。除了自己之外,就連家人身邊也都隨時(shí)配有保鏢保護。
詹姆斯·卡梅隆隨身帶著(zhù)一名身形魁梧的黑人保鏢。曾經(jīng)我們一行人事先與他敲定時(shí)間,前去與他見(jiàn)面時(shí),就被那位黑人保鏢給攔下來(lái),并質(zhì)問(wèn)說(shuō)“你們是干啥的?”“我們是來(lái)見(jiàn)卡梅隆的!苯Y果得到的回應是“咦?你騙人!”(笑)。
成功總是需要連帶背負著(zhù)許多負擔,譬如每天會(huì )接到兩百通以上的推銷(xiāo)電話(huà),或是長(cháng)年被數百件抄襲剽竊方面的官司纏身等,著(zhù)實(shí)無(wú)法感受到絲毫自由。
或許有人會(huì )對此欣羨不已,但我并不認為這是一種正常的人生。雖然我所知道的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可是每當看到或是聽(tīng)到上述情況時(shí),就會(huì )讓我認為“這不正!钡南敕ǜ訄远。
常常會(huì )有日本的電影導演或是演員將“我的目標是好萊塢”這句話(huà)掛在嘴邊,而我對將進(jìn)軍好萊塢作為*終目標一事持保留態(tài)度。難道只要前往好萊塢工作,就可以稱(chēng)之為成功嗎?或許就演員的角度來(lái)講,比如像渡邊謙、淺野忠信那樣,在好萊塢拍過(guò)一兩部電影就已經(jīng)算是成功了吧……
在執導《攻殼機動(dòng)隊》(1995)之后,我也曾經(jīng)在好萊塢待過(guò)兩三年的時(shí)間。但是老實(shí)講,作為一位日本導演只身前往好萊塢,在那里幾乎沒(méi)啥好事。因為日美兩國的體系可謂是截然不同。
即便在好萊塢制作過(guò)電影,也沒(méi)什么好拿來(lái)說(shuō)的。平常在日本,我制作一部電影的經(jīng)費大約都落在兩三億日元,而地點(diǎn)換到好萊塢,其實(shí)也就是將經(jīng)費提高到五六十億日元,或有時(shí)提高到一百億日元罷了。如果能以如此龐大的經(jīng)費來(lái)制作電影,我當然也會(huì )想要一試,不過(guò)若因此把在好萊塢拍電影當成目標那可就沒(méi)什么意義了。
這與在奧運會(huì )賽場(chǎng)上奪取金牌的意義完全不同。的確,對運動(dòng)員來(lái)說(shuō),在奧運會(huì )奪金,乃至于刷新世界紀錄會(huì )是他們的目標。但是換成一位電影導演,是否獲頒好萊塢的*佳導演獎,與他是否實(shí)現了身為導演的目標全然無(wú)關(guān)。
即便是獲頒了金棕櫚獎5、奧斯卡金像獎6,之后是否還能繼續拍“自己的電影”將會(huì )是個(gè)問(wèn)題。雖然我沒(méi)有仔細統計過(guò),但是我想那些受獎人當中大約有七成都銷(xiāo)聲匿跡了吧。
比如以流星之姿橫空現世,因《性、謊言和錄像帶》一片獲頒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的史蒂文·索德伯格,在那之后也轉任制片人,并成為全好萊塢*會(huì )賺錢(qián)的人之一。但是為什么他非得要接拍《十一羅漢》不可呢?那根本不可能會(huì )是他想拍的電影!
對我來(lái)說(shuō),所謂“導演的勝利條件”若是要為了賺錢(qián)而勉強自己去拍一些符合好萊塢口味的電影,就沒(méi)有任何意義。在本書(shū)當中我將會(huì )大量提到這方面的內容。
曾經(jīng),我被外界稱(chēng)作“小眾的帝王”,譬如在我執導《天使之卵》的時(shí)期,完全沒(méi)有必要去思考何謂“導演的勝利條件”。但是當我執導的《攻殼機動(dòng)隊》于美國《公告牌》雜志奪下錄像帶排行榜**之后,可說(shuō)是舉世嘩然,也開(kāi)始會(huì )有許多人跑來(lái)找我,跟我談許多事情。我的生活因此大大改變,開(kāi)始飄散著(zhù)一股紙醉金迷的味道。
雖說(shuō)如此,我在做的東西本身還是沒(méi)有任何改變。自那時(shí)起,我開(kāi)始會(huì )去思考,自己身為一介導演*為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什么又是導演的勝利條件?等等。
世人所謂的“勝敗”皆為虛幻
而我也開(kāi)始覺(jué)得,拍攝一部電影就像是發(fā)動(dòng)一場(chǎng)戰爭。之后約十五年間,我都會(huì )在拍攝電影時(shí)思索“有需要準備戰略?xún)洹、該從哪里開(kāi)始發(fā)動(dòng)攻勢、攻勢的極限、后勤該如何運作等方面。
換成是過(guò)去,我甚至不需要思考這些方面。因為世人已經(jīng)為我貼上小眾的標簽了。而在那世人為我貼上的標簽倏然改變時(shí),我的心中不由得產(chǎn)生一絲沖突,或說(shuō)是一股違和感。但也因此作為契機,讓我產(chǎn)生了“再不認真考慮這方面,真的會(huì )完蛋!”的想法。即便不會(huì )真的完蛋大吉,我想還是會(huì )被逼著(zhù)從事并非自己本意的工作吧。
當然啦,我并沒(méi)有打算違背自己,可是既然有許多人拋出橄欖枝了,我也就從善如流地陪著(zhù)他們談?wù)剢!其中甚至有人捧?zhù)金額高達數十億日元的制作費要讓我拍電影呢!像《加爾姆戰記》就是如此。當時(shí)以七十億日元的制作費開(kāi)始了這個(gè)企劃案,但是三年過(guò)去了,卻沒(méi)做出任何東西來(lái)。
也因為上述經(jīng)驗,讓我深刻地思考到自己該以怎樣的標準與目的來(lái)拍攝電影,攻勢的極限在哪里,撤退時(shí)又該優(yōu)先考慮哪些方面,是金錢(qián)還是時(shí)間呢?
除此之外,我也開(kāi)始考慮到自己的身體狀況。大約十年前,我就開(kāi)始感覺(jué)自己的身體衰弱了不少。而我現在已經(jīng)六十二歲了。自從感覺(jué)身體有衰弱的跡象,我便開(kāi)始練習空手道,因為我的年齡已經(jīng)需要與身體對抗了。
所謂的對抗,為的不僅是保持年輕,而是要掌握與自己的身體和睦相處的方法。
與身體對抗的方法有很多種。事實(shí)上,我也曾經(jīng)抱持著(zhù)想要練出更多肌肉的念頭,并對改造肉體一事產(chǎn)生了快感,于是就開(kāi)始前往健身房做重量訓練。其實(shí)當時(shí)根本不該去的,因為我反而傷到了身體,而被家姐一頓臭罵。
家姐的職業(yè)是舞蹈家,她已經(jīng)持續與自己的身體做斗爭有三十個(gè)年頭了,“身體可沒(méi)有你想的那么簡(jiǎn)單!”她說(shuō)。簡(jiǎn)單講來(lái),我不應該僅僅為了追求成就感而去鍛煉自己的身體。我的空手道師傅也怒氣沖沖地對我說(shuō)“別再使用機器”!爸豢梢宰隹孔约旱纳眢w就做得到的事情”,這是他的觀(guān)點(diǎn)。
至今為止,我仍然跌跌撞撞地在錯誤中學(xué)習。如果各位誤以為現實(shí)里我是輕松獲勝的話(huà),這可會(huì )令我感到很困擾!
我只知道世人所謂的“勝敗”皆為虛幻,而每個(gè)人所需的勝利條件也各有不同。原本我們就不可能找出一套方法,說(shuō)什么“只要跟著(zhù)照做,任誰(shuí)都可以獲得勝利”!因此根據職業(yè)類(lèi)型、立場(chǎng)、性別等因素,每個(gè)人獲得勝利的條件也會(huì )有所不同。
所以我從來(lái)不會(huì )對別人說(shuō)“如果你想要勝利,就要做這件事!”之類(lèi)的話(huà)。我只會(huì )說(shuō)“你要為了勝利奮戰不懈!”而已。
也就是說(shuō),既然都要戰斗了,那就為了勝利而戰吧。有些人就是會(huì )知道這件事。譬如家姐在身體方面就已經(jīng)頓悟了解其構造,我的空手道師傅亦然。
在電影導演方面,我的師父所講的話(huà)果然沒(méi)錯。曾經(jīng)執導《科學(xué)小飛俠》的鳥(niǎo)海永行先生,他是我的師父,于2009年謝世。時(shí)至今日,我常常會(huì )對他過(guò)去所說(shuō)的話(huà)語(yǔ)感到恍然大悟。

我每天只工作3小時(shí)(八品) 目錄

前 言 電影是上班族都該看的蕞佳教科書(shū)
1 《鳳凰劫》
別人沒(méi)問(wèn),就不要隨意回答!——失敗得再漂亮也沒(méi)有意義
2 《點(diǎn)球成金》
別相信那種說(shuō)話(huà)全憑經(jīng)驗與直覺(jué)的人——布拉德·皮特的優(yōu)先級
3  《晴空血戰史》
看你是要干掉下屬,還是自我毀滅?——中層主管的殘酷故事
4  《機動(dòng)警察劇場(chǎng)版2》
讓無(wú)能下屬工作的究極手段——不要給他選項
5  《鍋匠,裁縫,士兵,間諜》
“想做的事”就是“不會(huì )膩的事”——當老二蕞舒服
6  《拯救大兵瑞恩》
怠工才是上班族的終!極!兵!器!——史蒂文·斯皮爾伯格的詐術(shù)
7  《死者田園祭》
越是優(yōu)秀的成人,越會(huì )捏造自己的過(guò)去——打起精神去天馬行空
8  《007:大破天幕殺機》
“一生追隨老板的步伐”就是邁向用過(guò)就被丟棄的**步——想要獲得“老媽”的愛(ài)
9  《蕞長(cháng)的一碼》
囚犯問(wèn):“獲勝隊伍”的絕對條件是什么?——得到靈魂的自由吧!
對 談 押井守×梅澤高明
——人只有在社會(huì )中才能實(shí)現自我價(jià)值
后 記 在虛構中升華個(gè)人的修養
出版后記
展開(kāi)全部

我每天只工作3小時(shí)(八品) 節選

《我每天只工作3小時(shí) 押井守的角色學(xué)》:
  5 “想做的事”就是“不會(huì )膩的事”——當老二*舒服
  《鍋匠,裁縫,士兵,間諜》(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
  英國、法國、德國聯(lián)合制作,于2011年上映的電影。
  導演:托馬斯·阿爾弗萊德森
  編。翰祭锲妗W康納、彼得·斯特勞恩
  主演:加里·奧德曼、科林·弗思、湯姆·哈迪等。
  時(shí)值東西方冷戰時(shí)期,英國情報局“圓場(chǎng)”(Circus)領(lǐng)導人——老總(Control)掌握到情報,得知圓場(chǎng)干部當中被安插了KGB代號為“地鼠”的雙重間諜。某匈牙利將軍對圓場(chǎng)提出了協(xié)助其逃亡國外的請求,他將以“地鼠”作為交換。于是老總便派出探員前往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
  但這卻是KGB所設下的圈套,作戰以失敗告終。老總與其左右手史邁利也因此引咎離職。經(jīng)過(guò)一段時(shí)間,內閣辦公室諜報總監拉康找到正在過(guò)著(zhù)退休生活的史邁利,授予其機密任務(wù),在剩余四名干部中,找出潛伏的“地鼠”。史邁利將以數量龐大的記錄以及相關(guān)人士的證言為基礎,逐漸揪出嫌疑人。
  在這部作品當中,登場(chǎng)角色看似稀松平常的所作所為,以及沒(méi)什么特別的場(chǎng)景,全都隱藏著(zhù)某種含義以及伏筆,只看一次甚至會(huì )令人摸不著(zhù)頭緒!
  我聽(tīng)說(shuō)*近有越來(lái)越多人表示“我對出人頭地跟賺大錢(qián)沒(méi)什么興趣。只要能夠與家人以及老家的親朋好友相處融洽就好了!钡钦f(shuō)到身為一名電影導演,這種“胸無(wú)大志”的想法是否能作為勝利條件,我想答案會(huì )是否定的。
  在前言我曾經(jīng)提到過(guò)“并非前往好萊塢拍過(guò)片就算是勝利”。雖說(shuō)如此,我也不希望各位把這誤解成“不要抱持前往好萊塢拍片那種愚蠢的野心,只要留在日本,拍些符合自身水準,能夠深入人心的電影就好了”,否則我可是會(huì )很困擾的。若是將“不要前往好萊塢拍片”本身視為目的,則整件事情的意思將全然變調。我想要說(shuō)的是,之所以會(huì )當上導演,不就是因為想要拍自己喜歡的電影嗎?
  因此無(wú)論是身在日本,還是好萊塢,重要的是拍攝自己喜歡的電影。如果自己喜歡的電影要花上一百億日元才能拍攝,那么就算要跑去好萊塢也沒(méi)關(guān)系。而對我來(lái)說(shuō),則是以不管制作費高達一百億日元,還是只有一百萬(wàn)日元,都要以相同的標準去拍攝電影作為理想。
  不過(guò)身為導演,到頭來(lái)還是只能靜待別人提出合作邀約。當別人問(wèn)我說(shuō)“你想拍這部片嗎?”時(shí),想拍就回答他說(shuō)“想”。所謂導演就是這么一回事。而此時(shí)的重點(diǎn)在于,對方是否能夠接受我的任性要求,讓我拍攝自己喜歡的電影。如果對方不能接受我拍攝自己喜歡的電影時(shí),即便制作費高達一百億日元我也會(huì )拒絕,這就是我的想法。而這部分很容易招致誤解呢。
  在我拍攝自己的**部真人電影《紅色眼鏡》時(shí),宮崎駿先生曾經(jīng)跟我說(shuō):“明明動(dòng)畫(huà)導演只要拍一輩子動(dòng)畫(huà)就行了,為什么你還要涉足真人電影呢?結果你也是露出自己身為電影青年的真面目罷了。你應該覺(jué)得真人電影比動(dòng)畫(huà)要了不起吧?你是不是傻瓜?”
  但是在我看來(lái),這可是個(gè)天大的誤會(huì ),我因為這件事與他吵了不少次架。動(dòng)畫(huà)導演只拍動(dòng)畫(huà),這跟所謂的“恪守本分”存在著(zhù)本質(zhì)上的差異。
  基本上,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并沒(méi)有錯。但重要的是“想做的事情內容”,亦即對當事人來(lái)說(shuō)的勝利條件。因此各位也可以深入思考自己的勝利條件為何。譬如身為一名電影導演,勝利條件究竟會(huì )是與女演員結婚、存下數以?xún)|計的金錢(qián)、住寬敞的豪宅,還是盡可能有更多作品問(wèn)世呢?
  實(shí)際想來(lái),我不由得覺(jué)得,是否有許多人連自己想做什么事都搞不清楚,更罔論找到人生的勝利條件了。舉例來(lái)說(shuō),有時(shí)會(huì )看到那種大量服用營(yíng)養品,希望自己能常保健康的人,照家姐的話(huà)來(lái)講,這些人都是因為“在人生中只有‘生存’這個(gè)目標,才會(huì )變得如此”。他們似乎認為只要每天照做一樣的事情就好了。
  ……

我每天只工作3小時(shí)(八品) 作者簡(jiǎn)介

押井守(Mamoru Oshii),電影導演。生于1951年,東京都大田區人,畢業(yè)于東京學(xué)藝大學(xué),大學(xué)期間即開(kāi)始獨立制作電影。1977年進(jìn)入龍之子制作公司,執導電視動(dòng)畫(huà)《一發(fā)貫太君》。1980年跳槽至小丑工作室,師從鳥(niǎo)海永行;于1981年擔任電視動(dòng)畫(huà)《福星小子》總導演,1984年憑劇場(chǎng)動(dòng)畫(huà)《福星小子2:綺麗夢(mèng)中人》備受矚目,同年成為自由職業(yè)者。1995年的《攻殼機動(dòng)隊》一度占據美國《公告牌》(Billboard)雜志錄像帶銷(xiāo)售排行榜名。主要作品包括劇場(chǎng)版動(dòng)畫(huà)如《天使之卵》《機動(dòng)警察劇場(chǎng)版》《攻殼機動(dòng)隊2:無(wú)罪》和《空中殺手》,以及真人電影《阿瓦隆》等。亦推出小說(shuō)《立食師列傳》、舞臺劇《鐵人28號》等,在多種文藝創(chuàng )作領(lǐng)域都有其活躍身影。

譯者簡(jiǎn)介

謝承翰,日檢N1滿(mǎn)分,因為對文字的熱情而一頭栽進(jìn)翻譯世界,到目前已經(jīng)累積數年的翻譯經(jīng)驗。
高詹燦,從事日文翻譯十多年,翻譯書(shū)籍一百多本,漫畫(huà)三百多本。譯作持續累積中。

暫無(wú)評論……
書(shū)友推薦
本類(lèi)暢銷(xiāo)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圖網(wǎng)
在線(xiàn)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