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圖網(wǎng)文創(chuàng  )禮盒,買(mǎi)2個(gè)減5元
歡迎光臨中圖網(wǎng) 請 | 注冊
> >
樸:童慶炳口述自傳(八品)

包郵 樸:童慶炳口述自傳(八品)

豆瓣8.9分!莫言和余華的老師,一代文壇教父回憶錄,一部知識分子心靈史!赌戏街苣贰吨腥A讀書(shū)報》2022年度十大好書(shū)。

出版社:廣西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出版時(shí)間:2022-01-01
開(kāi)本: 32開(kāi)
讀者評分:5分1條評論
排名:傳記銷(xiāo)量榜 2
¥22.7(3.3折)?

預估到手價(jià)是按參與促銷(xiāo)活動(dòng)、以最優(yōu)惠的購買(mǎi)方案計算出的價(jià)格(不含優(yōu)惠券部分),僅供參考,未必等同于實(shí)際到手價(jià)。

中 圖 價(jià):¥34.1(4.9折)定價(jià)  ¥69.0 登錄后可看到會(huì )員價(jià)
加入購物車(chē) 收藏
暑期大促, 全場(chǎng)包郵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shū)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有塑封/無(wú)塑封),個(gè)別圖書(shū)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xiàn)標記、光盤(pán)等附件不全詳細品相說(shuō)明>>
本類(lèi)五星書(shū)更多>

樸:童慶炳口述自傳(八品) 版權信息

  • ISBN:9787559844002
  • 條形碼:9787559844002 ; 978-7-5598-4400-2
  • 裝幀:簡(jiǎn)裝本
  • 冊數:暫無(wú)
  • 重量:暫無(wú)
  • 所屬分類(lèi):>

樸:童慶炳口述自傳(八品) 本書(shū)特色

他是中國文藝學(xué)泰斗

也是莫言、余華的老師,被稱(chēng)為一代文壇教父

但他首先是他,一個(gè)“樸”到極致的人

童慶炳的一生,

映照的是他所經(jīng)歷時(shí)代的歷史,一部知識分子的心靈史

■他出身于貧寒,但有一位偉大的祖母

童先生是苦孩子出身,家里窮到他從小的理想是每天能讓七口之家有五斤米下鍋。而為了支持自己的孫子近乎奢侈的讀書(shū)夢(mèng),祖母不惜拿出積攢了一輩子的棺材錢(qián)來(lái)給他交學(xué)費。更重要的是,她向他的生命注入的善良,讓他對意識形態(tài)的狂熱免疫,在政治正確卷席一切的時(shí)候能守住人性的尺度。

■當歷史走起彎路,他拒絕著(zhù)歷史的道

底層者特有的強烈上進(jìn)心,讓童先生得以從山區來(lái)到北京,但他并不盲目地追求進(jìn)步。于是近乎奇跡的是,他不僅從未在運動(dòng)和斗爭中整過(guò)人,保持了人格的清白,還繞過(guò)時(shí)代去到國外,為自己贏(yíng)得暗地里讀書(shū)的時(shí)光。這里面有運氣的成分,但更主要是因為他在關(guān)鍵時(shí)刻作出的兩次關(guān)鍵抉擇。

■他首先是大師們的學(xué)生,其次才是泰斗

在打倒孔家店的氛圍中,童先生依然維持著(zhù)對老師的古老的尊崇和感恩,不僅盡可能地保護他們,更從他們的身上汲取營(yíng)養,獲得做學(xué)問(wèn)和做人的啟示。正是靠著(zhù)這種擅長(cháng)當學(xué)生的能力,他才能為自己打下深厚的基礎,不斷在理論上有所創(chuàng )新,幾乎靠一己之力為中國的文藝學(xué)理論奠基。

■他還有一支小說(shuō)家的筆,這讓他得以成為大師們的老師

童先生會(huì )讓人不禁聯(lián)想起大批評家喬治·斯坦納,雖然他的小說(shuō)無(wú)法如學(xué)術(shù)那般給他帶來(lái)公眾聲譽(yù),但它們可以表明童先生絕非所謂理論的生產(chǎn)者,而很少有學(xué)者像他這樣保持理性和感性的平衡。正是憑借這樣的全面,他才不僅有一批理論家弟子,還有一些已經(jīng)進(jìn)入大師級的作家弟子,其中有名的無(wú)疑是莫言。

樸:童慶炳口述自傳(八品) 內容簡(jiǎn)介

本書(shū)為童慶炳先生(1936—2015)的口述自傳,講述了他如何從一個(gè)貧寒的農家子弟,成為中國文藝學(xué)理論的泰斗。在童先生看來(lái),這純屬“偶然”,不僅因為貧窮隨時(shí)可能剝奪他學(xué)習的權利,更因為在運動(dòng)的二十世紀,能夠安心讀書(shū)的時(shí)光少之少數。而他之所以沒(méi)有被時(shí)代荒廢,除了因為他具有在受挫后用勤奮來(lái)報復自己的超強能力,更在于他的樸實(shí),使得他的人性沒(méi)有被政治裹挾,有機會(huì )避開(kāi)國內的漩渦,借著(zhù)“偷來(lái)”的書(shū)來(lái)繼續自我的養成。
除了追述童年、革命年代和新時(shí)期的經(jīng)歷,回顧思想和學(xué)問(wèn)上的成長(cháng),坦露一生的困惑、疑沮、快樂(lè )與不快樂(lè ),童先生還深情地回憶了自己的妻子和老師(如黃藥眠、啟功等),生動(dòng)地講述了自己與朋友(如季羨林、王蒙、汪曾祺等)以及學(xué)生(如莫言等)的交往。

樸:童慶炳口述自傳(八品) 目錄

1936—1944,童年
兒時(shí)的夢(mèng)
挑柴的啟示
祖母
母親
柴路彎彎
1944—1955,上學(xué)記
四個(gè)銀元
不敢張揚我考上了
“龍巖”歲月
賴(lài)丹留給我的“文學(xué)誘惑”
北上求學(xué)路
1955—1958,求學(xué)北師大
初到北京
學(xué)蘇聯(lián)
圖書(shū)館
我所經(jīng)歷的反右
“大躍進(jìn)”中當廠(chǎng)長(cháng)
我的老師們
1958—1963,初為人師
給黃藥眠先生做助教
我的**課
新婚
1963—1965,越南行
決定我命運的一篇論文
整黨試點(diǎn)
“品嘗”饑餓
越南初印象
我在越南的教和學(xué)
原子彈爆炸的那一天
越南給了我變化
組建留學(xué)生辦公室
二龍路二號
越南留學(xué)生班停辦
1966—1976,兩次選擇
“文革”初見(jiàn)聞
“文革”找上門(mén)來(lái)
當起了逍遙派
選赴阿爾巴尼亞
阿爾巴尼亞印象
“偷”出來(lái)的學(xué)問(wèn)
一件遺憾的事
懷念妮基
被懷疑為“五一六”分子
赴懷柔勞動(dòng)
“九一三”事件
進(jìn)入學(xué)校大批判組
“文革”結束
1978—1989,風(fēng)雨兼程
四個(gè)工作重點(diǎn)
“審美特征論”與“審美溶解論”
1984年,我成了萬(wàn)元戶(hù)
撰寫(xiě)《生活之帆》
上課的感覺(jué)
當研究生院副院長(cháng)
招收碩博研究生
教學(xué)相長(cháng)的深刻體驗
攻關(guān)心理美學(xué)
真正的辯證思維而不是“深刻的片面性”
懷念一起讀書(shū)、寫(xiě)書(shū)的日子
創(chuàng )辦“作家研究生班”
說(shuō)不定第二個(gè)諾貝爾文學(xué)獎也會(huì )在這個(gè)教室產(chǎn)生
1990年代,走出低谷
1990年進(jìn)入人生低谷
四大戰役之一:中西比較詩(shī)學(xué)研究
四大戰役之二:文學(xué)理論系列教程編寫(xiě)
四大戰役之三:文學(xué)藝術(shù)與社會(huì )心理研究
四大戰役之四:文體學(xué)研究
文藝學(xué)研究基地成立
“童慶炳文學(xué)五說(shuō)”
文化詩(shī)學(xué)
步入新世紀
編寫(xiě)中央“馬工程”教材
災難和遺憾
2013年秋,*后一次訪(fǎng)談實(shí)錄
雜憶雜談
朋友四五人
雜談?wù)Z(yǔ)文教育
哭曾恬
人生七十感言
附錄:追憶
六月的思念(文/程正民)
后 記
展開(kāi)全部

樸:童慶炳口述自傳(八品) 節選

但是,在這么一個(gè)山清水秀的地方,貧窮伴隨著(zhù)我,而且時(shí)刻剝奪我學(xué)習的權利,F在想想,我能夠到北京來(lái)讀書(shū),留在北師大,成為教授,現在還給我評了個(gè)資深教授,愉快地跟朝氣蓬勃的學(xué)生們一起談?wù)搶W(xué)問(wèn),純粹是偶然。因為從小我的理想就是每天能讓家里人有五斤米下鍋。我們家老少三代,七口人,每年到了三四月青黃不接的時(shí)候,所有的東西都吃光了。這時(shí)候父母就要吵架,因為第二天沒(méi)有東西下鍋,連南瓜和番薯(白薯)也吃光了。
我大概三四歲時(shí),有一次得了大病,現在回想起來(lái),可能是肺炎。當時(shí)發(fā)高燒,老是不退,咳嗽不止,眼看就不行了。祖母在我的床邊一直求,求祖宗、上天、各種菩薩,“求求你,我老了,你們讓我去,千萬(wàn)不要讓我孫子去!”呼天搶地,這是我幼年*深刻的記憶之一。所以,從小我就知道,祖母對我的那種愛(ài)和親,我是永生難忘的。后來(lái)我每次回家,**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去給祖母掃墓。
在上海停留了一天,有一個(gè)人留在上海的華東師范大學(xué),我們另外三個(gè)又買(mǎi)了慢車(chē)票上北京。這慢車(chē)從上海出發(fā),要三天三夜才能到北京。這車(chē)是所有的小站都要停,農民種地挑著(zhù)肥上來(lái),下一站下車(chē)去施肥。
經(jīng)過(guò)十五天的跋涉,我終于從福建西部小小的連城縣來(lái)到了北京城。到北師大之后,我母親擔心的那些問(wèn)題都解決了。我報名之后,學(xué)?倓(wù)處說(shuō),只要寫(xiě)個(gè)申請,要什么就給發(fā),比如棉衣、絨衣——當時(shí)普遍還沒(méi)有毛衣,就穿絨衣,紅的綠的,各種顏色都有——一身的棉襖、棉褲、棉帽子。當時(shí)我正年輕,有這些就很滿(mǎn)足了。
關(guān)于1957 年的“反右”斗爭,大背景不講了,說(shuō)說(shuō)我們班和我是怎么參與的。我們先聽(tīng)到的傳達文件,是給黨提意見(jiàn), 和風(fēng)細雨,要鳴放,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當時(shí)我在班里擔任團支部書(shū)記,這個(gè)角色非常重要,因為黨是要通過(guò)每個(gè)班的團支部來(lái)引導學(xué)生。在鳴放階段,我自己可以說(shuō)六神無(wú)主,不知道怎么做,是響應黨的號召,召開(kāi)鳴放會(huì ),讓同學(xué)們對黨提意見(jiàn), 還是不開(kāi)會(huì ),不讓同學(xué)們胡說(shuō),我隱隱感覺(jué)夸大其詞會(huì )犯錯誤。
為什么我當時(shí)會(huì )有這樣的覺(jué)悟?因為我們班有一個(gè)黨員,是個(gè)老大姐,1937年的老共產(chǎn)黨員,黨齡和我的年齡就差一歲,是當時(shí)我們班的調干生。她當時(shí)是我們年級黨小組的組長(cháng),我事事征求她的意見(jiàn)。就鳴放會(huì )的事,我問(wèn)她開(kāi)還是不開(kāi),她說(shuō)不開(kāi)。我說(shuō)別的班都開(kāi)了,就我們班不開(kāi),同學(xué)們都有意見(jiàn),說(shuō)我們對黨的整風(fēng)消極怠工,我怎么應對這些質(zhì)疑呢?她說(shuō)你別理他們,**,絕對不主動(dòng)開(kāi)鳴放會(huì );第二,要是班里哪個(gè)同學(xué)貼了什么大字報,你就去把它給撕了。我當時(shí)很年輕,才二十幾歲,根本沒(méi)有經(jīng)驗,當時(shí)只是覺(jué)得這個(gè)老大姐很正派,后來(lái)才知道1955年評軍銜的時(shí)候就給她丈夫評了中將軍銜。她說(shuō)不要開(kāi),我們就沒(méi)有開(kāi)。凡是看到我們班同學(xué)寫(xiě)的大字報,我就都給撕掉。
往事如煙,還是往事并不如煙,現在不同的人說(shuō)法不同。我是同意往事并不如煙的。我的這種看法,不是隨便附和別人的意見(jiàn),它源于時(shí)不時(shí)地會(huì )涌上心頭的半個(gè)多世紀以前的往事。
那時(shí)候大字報貼在哪兒呢?在西飯廳那。當時(shí)北飯廳西飯廳東飯廳連在一起,現在都成邱季端體育館的一部分了。從東飯廳出來(lái)到北飯廳有一處拐角,那里正好可以擋住風(fēng),大字報就都貼那里。那時(shí)候貼大字報,中文系是*積極的,特別是大三、大四那些高年級的,他們還有組織,叫“底層之聲”“苦藥社”等,甚至寫(xiě)章回小說(shuō),揭露黨委書(shū)記如何跟女學(xué)生有曖昧關(guān)系,就這一類(lèi)事情,搞得很熱鬧,我們每天都等著(zhù)他們新的大字報。
當時(shí)我們天天圍在西飯廳那,那里又稱(chēng)為棗樹(shù)林,現在僅剩四棵棗樹(shù)——我看這四棵也不一定能保住。棗樹(shù)林是我們辯論的地方,看完大字報進(jìn)宿舍之前,就在那里辯論。有的人為了突出自己,搬個(gè)椅子,站在上面發(fā)表演說(shuō)。我們都是聽(tīng)眾。我們班里有幾個(gè)同學(xué)貼了大字報,甚至在《人民日報》6 月8 號發(fā)表社論《這是為什么?》之后,對這社論不理解,還貼大字報, 但這些大字報我一一都給撕了。
就這樣,我們班在1957 年沒(méi)有一個(gè)人成為“右派”,因為我們的鳴放會(huì )是在《這是為什么?》發(fā)表之后開(kāi)的!哆@是為什么?》發(fā)表后老大姐對我說(shuō),鳴放會(huì )可以開(kāi)了。我們開(kāi)了三次, 大家不敢說(shuō)一句話(huà),提的都是雞毛蒜皮的事情。所以我們那時(shí)候一個(gè)年級四個(gè)班,唯獨我們一班沒(méi)有一個(gè)“右派”。
后來(lái)在總支檔案里,我看到我們全班都被劃歸一個(gè)等級, 叫中中。當時(shí)分為五等,即左派、中左、中中、中右、右派,到了右派就是敵我矛盾了,中右還不是。我們全班都在中中,這就是說(shuō)我們的政治面貌不清,因為我們之前沒(méi)開(kāi)鳴放會(huì ),沒(méi)有說(shuō)話(huà),沒(méi)有貼大字報。而別的班,像三班,出的右派是*多的, 抓了五個(gè)還是六個(gè)。后來(lái)大家回過(guò)神來(lái)才有體會(huì ),說(shuō)我這個(gè)團支部書(shū)記當得真是太英明了,沒(méi)有開(kāi)鳴放會(huì ),*后全明朗了才開(kāi)。我說(shuō):“不是我英明,都是老大姐的主意呀!
再往后就讓我們班去參加別的班批評右派的會(huì )議,每個(gè)右派都要被批判得死去活來(lái)。我不能理解:為什么昨天是同學(xué), 今天就成為敵人了呢?很難講得通,怎么能這么做呢?于是采取一種消極的態(tài)度。當時(shí)上面已經(jīng)給我們每個(gè)班派來(lái)輔導員了, 我們班的輔導員說(shuō):“你們要積極一點(diǎn),這是政治斗爭!蔽艺f(shuō):“我們不知道怎么做,昨天還是同學(xué),今天怎么就成為敵人了呢?我們說(shuō)不出來(lái)批判的話(huà),不知道怎么開(kāi)口!
那位輔導員也是個(gè)年輕的老師,他告訴我,“如果這個(gè)右派說(shuō)黨不民主,你只要反問(wèn)他一下,‘難道我們黨是不民主的嗎’,這個(gè)你會(huì )不會(huì )說(shuō)?”我連忙說(shuō)這個(gè)會(huì )。我們就用這個(gè)套路,到二班、三班等各個(gè)班去,于是我們的批判就變成了各種重復加提問(wèn):“難道事情是這樣的嗎”“難道事情是那樣的嗎”,一路反問(wèn)下來(lái),只有這一招,從來(lái)沒(méi)有給別人扣過(guò)帽子。這也是那個(gè)老大姐教導我們的,不要那么激烈。
但是事情還沒(méi)了。當時(shí)劃右派是有指標的。我們班也分到了指標,指標怎么下達的,我作為基層黨員還了解不到,甚至連黨委的某些委員也了解不到,只有黨委書(shū)記、副書(shū)記和總支書(shū)記這幾個(gè)人了解。所以我們班*后也不能都是中中,要根據反右派斗爭的表現,分個(gè)五等。結果還是沒(méi)有劃出“右派”,大部分人是中中,個(gè)別的人被劃成中左,有三個(gè)人被劃成中右。這三個(gè)同學(xué)都是有人揭發(fā),按照當時(shí)的政策,中右屬于人民內部矛盾,只要承認錯誤,做個(gè)檢討,就過(guò)關(guān)了,依然可以畢業(yè)分配工作。

樸:童慶炳口述自傳(八品) 相關(guān)資料

孔子的偉大離不開(kāi)他的弟子七十二賢人。童老師學(xué)生的陣容令人贊美。而他本人是黃牛一樣地耕耘著(zhù),堅持著(zhù),謙虛著(zhù)與進(jìn)展著(zhù)!趺 童老師在課堂下是藹然長(cháng)者,端重慈祥;在課堂上卻是青春生動(dòng),神采飛揚。他講課時(shí)的樣子經(jīng)常地浮現在我的腦海里! 記得畢業(yè)后有一次去看望童慶炳老師,坐在他北師大的家里,當時(shí)師母健在,高高興興地沏茶端水果,師母總是高高興興的樣子,童老師總是微笑的樣子,師母說(shuō)話(huà)聲音高低起伏,童老師說(shuō)話(huà)聲音從來(lái)都是平靜的!嗳A

樸:童慶炳口述自傳(八品) 作者簡(jiǎn)介

口述|童慶炳(1936—2015)
中國文藝學(xué)泰斗,被稱(chēng)為中國文壇“教父”。
莫言、余華、劉震云、遲子建、畢淑敏等都曾經(jīng)是他的學(xué)生。

整理|羅容海
文學(xué)博士,北京師范大學(xué)副研究員。

  • 主題:

    中圖網(wǎng)有個(gè)優(yōu)點(diǎn),就是會(huì )發(fā)幾頁(yè)內容的截圖,買(mǎi)書(shū)先看文筆,文筆好就買(mǎi)。

    2024/7/2 10:00:05
    讀者:******(購買(mǎi)過(guò)本書(shū))
書(shū)友推薦
本類(lèi)暢銷(xiāo)
返回頂部
中圖網(wǎng)
在線(xiàn)客服